(悬疑)四名护士因嫌工作辛苦组团谋杀上百名病人,然而最后却被

三只仓鼠资源网 2018-10-16 19:04

工作压力大就杀人,这听着是一个奇闻,但在真实地发生在奥地利,凶手是由四名护士组成的杀手团。


案发地点在莱恩斯总医院,这家医院成立于1913年,是维也纳市当局第一家直接管理的医院。


1913年5月17日,莱恩斯总医院正式营业,如今这家医院有14个部门,1504张病床,7所研究机构,规模非常之大。



莱恩斯总医院

规模大,员工的工作压力也会随之增大,以至于上世纪八十年代,这家医院发生了一系列的谋杀案。


时任该国总理的弗朗茨·弗拉里茨基(Franz Vranitzky )对此曾评论:“那是奥地利历史上最残忍和恐怖的罪案。”


弗朗茨·弗拉里茨基

这些凶案最开始发生在1983年。一名叫沃特德·瓦格纳(Waltraud Wagner )的23岁护士在莱恩斯医院的5号楼工作,那里专门收年纪大且得了重病的患者。


1983年春天,有一位77岁的病人被病痛折磨得很难受,反复要求沃特德结束她的生命。沃特德就给这位病人注射了大量的吗啡,送她去见了上帝。


就在那一刻,只是助理护士的沃特德感受到了主宰生死大权的快感,她喜欢扮演上帝,于是就在5号楼展开了杀戮。



沃特德·瓦格纳

护士站的三名护士很快就发现了异常,她们没有举报沃特德,反而听信了沃特德的话,她们杀人是在让老人解脱了。


然而,这种危险的游戏很快就玩脱了,经常值夜班的她们为了工作轻松,连没有重病的病人一并杀死。


在另外三名护士中,第一个加入谋杀团的是19岁的玛利亚·格鲁伯(Maria Gruber),她是一位单亲妈妈,还没读完护校就辍学了。


第二个加入的是21岁的艾琳·莱多尔夫(Irene Leidolf),案发时她已经结婚了,但她不想回家,总是给自己在医院里找事做。


第三个加入的是43岁的斯蒂芬妮亚·梅耶(Stephanija Meyer),当时她刚从自南斯拉夫移民到奥地利,是一位离异的祖母。


第二个加入的护士 玛利亚·格鲁伯


实际上,这四名护士都是助理护士,没有一个人持有护士执业资格证。


按照国外法律规定,助理护士只能从事临床基础护理工作,她们是不能给病人喂药、打针,不能干任何涉及无菌的工作,更不允许接触到管制药物。


然而,当时莱恩斯总医院的病人非常多,医护人员却太少,需要经常加班。


对于繁重的工作,护士们怨声载道,可医院方面没有去解决,还因为人手不够,让助理护士也可以给病人注射药物。


第二个加入的护士 艾琳·莱多尔夫

一开始,沃特德等四位护士都是给病人注射吗啡、胰岛素、镇静剂等。


为了显得有生杀大权,她们不只杀重病的老人,谁要是呼噜声大、经常抱怨、没事乱按呼唤铃的,都会被杀掉。


沃特德挑选受害人时,她还会说:“这个人拿到了去见上帝的票。”


很快,沃特德觉得光杀人还不够刺激,她要看到病人为了活命而挣扎的样子,谁挣扎得越剧烈,她就越开心。


第三个加入的护士 斯蒂芬妮亚·梅耶

为此,四护士团中的一个人会固定住受害人的头部,另一个就一拳揍向受害人的鼻子,还有一个就用压舌板压住受害人的舌头,使他们咽喉打开,第四个人就将大量的水灌进去,直到病人溺死。


这样的谋杀方法会导致受害人把水呛入肺部,造成肺积水,这对重病的老人家不算罕见,而如此一来,死者体内就查不到异常的药物量。


为免被人怀疑,沃特德后来就经常采用这种杀人方法。


网络配图 与案情无关


可是,有的病患头一天明明情况稳定,但第二天就忽然死了,死的人数一多,传言就来了。


1988年,莱恩斯总医院的5号楼就被传有连环杀手出没,5号楼也有了个绰号:死亡楼。


护士杀人团

本来,这些谋杀是查不到沃特德这四名护士的,但就像大热剧集《实习医生格蕾》那样,她们下班后都会去医院附近的一家酒吧喝酒放松一下。


聚在一起喝酒时,这些护士就会聊杀人的事,比如病人在被摁住时,为了活命而恐慌地扭动身躯,以至于死后面目狰狞,留下了很奇怪的表情。


时间长了,这些护士就当自己是上帝了,谈论杀人时,毫不遮掩,完全不担心隔墙有耳。


在那家酒吧,除了护士,其他医生也会去那里喝一杯。


护士杀人团在法庭上


1989年2月,有一位医生在酒吧里听到护士大声谈论最近杀掉了一位老太太。


那名死者叫茱莉亚·德雷珀尔(Julia Drapal),因为她拒绝服药,沃特德恼火了,于是组团杀掉了她。


医生一听,心说这怎么了得,他立刻去找警察局,报告了此案。


1989年4月7日,这四名护士因涉嫌谋杀,当天全部被逮捕了。


由于监管不力,一位叫泽维尔·佩森多费尔(Xavier Pesendorfer )的医生也被停职调查。


护士们工作的地方


据称,护士杀人团一共谋杀了49名病人,沃特德供认了39起,为此她在法庭上说:“这些惹恼我的人都被我送去见上帝了。”


其他三名护士也认了罪,但她们都把主要责任推给了沃特德。


1991年3月,案件审理结束,沃特德被认定15起谋杀罪、17起谋杀未遂、两起人体伤害罪均罪名成立,处以无期徒刑。


艾琳被判五起谋杀罪名成立,处以无期徒刑;斯蒂芬妮亚被判过失杀人和谋杀未遂,处以20年有期徒刑;玛利亚被被判过失杀人和谋杀未遂,处以15年有期徒刑。


护士们在法庭上


虽然这四名护士供认了49起谋杀案,但时任奥地利卫生部部长的阿洛伊斯·斯塔切尔(Alois Stacher)透露,艾琳曾告诉他,她们至少杀了100多个人,因为杀的人太多,时间跨度大,具体有多少个已经记不清了。


如今,奥地利的人们相信,这四名护士起码杀害了两百到三百名病患。


不过,无期徒刑在奥地利是很重的刑罚,斯蒂芬妮亚和玛利亚服刑几年就被释放了,而2008年4月,主谋沃特德和艾琳也被释放了。


一出狱,这四名护士就先后改名换姓,低调地去过自己的人生了。

(转自公众号悬疑志)

本文标签:
评论留言